羅展鳳映畫音樂隨筆
《春光乍洩》的公路、車與愛情
Blog 流動的光影聲色 May 21, 2005


說公路電影的愛情故事,總想到王家衛的《春光乍洩》。當人人都集中在兩個男子的赤條條愛情故事,大家可能忘卻了那條綿綿無盡的公路、那輛破舊不堪的小汽車、還有二人在的士上雙依雙偎的那一刻……車與公路,成了二人情感一個強烈符碼。
  一開始,他們坐在一輛租來的破舊小汽車上,走在炎熱而靜穆的公路,車卻突然「死火」了,前無去路,益發叫人想到分開。兩個人,原意是一起追逐同一個夢,找那個著名的大瀑布,留下紀念,卻突然變成分道揚鑣,道不同,不相為謀。
  破舊車,彷彿成了二人的情感戰績,傷痕纍纍。死火,更是一次分手觸發點。
  從此,綿綿公路,了無絕期。像情感路上,從來沒有單程那麼簡單,一下子分支,前進、回頭倆不是。
  再次踫上,是黎耀輝(梁朝偉)在工作場所目睹何寶榮(張國榮)上了別人的汽車上。何寶榮要向黎耀輝展示他有了新歡,張揚的汽車就是張揚的愛情,帶挑釁復仇意味,只見張在車上點煙,對車外的梁愛理不理,面向觀眾,咧嘴一笑,滿有喻意。
  車子,在此成了一個情感的歸宿,它不像房屋物業,是流動的、短暫的,車上的人,隨時上上落落;車主以外,乘客可以是任何人,這邊來,那邊走,不帶走一片雲彩。
   相比私家車,公共汽車就不一樣了。公共汽車是屬性短暫,自由度更大,公共空間愈大變相私人空間愈小、私隱愈少,當黎耀輝跟何寶榮再次走在一起,他們坐 的,是公共汽車。第一次是公共巴士,但見二人一前一後坐著,距離拉近了,但明顯有著隔閡(何對黎的傷害畢竟仍在),儘管何期望黎給他一次機會,死纏爛打。 之後,觀眾陸續見何負著傷向黎撒嬌,黎心軟了,帶他看醫生去,離開醫院,二人選坐的士回家,只見何把頭顱肆無忌憚放在黎的肩膊,音樂響起,為二人再次走在 一起掀起序幕。是的,的士比巴士令兩個人更貼近了。
  只是,何可以走上這部的士的同時,亦一樣可以走上其他的士。病好了,他又四處招搖,每次乘的士回家,象徵了這隻「沒腳鳥」的風流與不羈。黎知道,他再次留不住他。正如要下車的乘客,阻撓不了。二人再次分開。
   感情再次重傷,黎耀輝這次決定儲蓄夠了,離開傷心地。離去前,他租了一輛可靠的二手車,到瀑布一趟,一樣的綿綿公路,不同是,這次只黎一個人,平平靜靜 的一個人,喝盡了煙與酒,再多的愁思,汽車內,也只一個人受好了。到達瀑布,他有這樣的一段內心獨白:「我一直以為站在這裡會是兩個人,原來不然。」物是 人非,那是生命的缺憾。
  然後,他離開了布宜諾斯艾利斯,到過台北,離開時乘坐捷運,一個人,在高速的都市遊走,繼續讓不同的交通公具帶他走進未知之數。

~流動的光影聲色:羅展鳳映畫音樂隨筆~

~ CG by: Yuki / Canada~

Leslie Movie 張國榮電影原聲音樂 SoundTrack

忘 . 形 . 歌 . 唱

Copyright (c) since2003
迷.離.的.風
All Rights Reserved